五月底的花東之旅讓我們一群噁鬼重溫大學生活的歡樂,旅程結束之際仍有意猶未盡的感覺,於是便預約了暑假的泛舟之旅,這次的成員除了李阿賢、雯漪、我、孟孟學姊、雯雯學姊等原班人馬之外,還多了家家和李大象。選在莫拉克颱風重創南台灣的時候出遊,我的心裡其實有著一絲絲罪惡感,可是,辛苦了一個多月之後,如果還關在家裡等開學,我的暑假就整個毀了,我只好暫時收起同理心,忍痛小玩個兩三天。

     第一天早上我們從台北集合出發,驅車前往花蓮。因為某在地人經常「三過家門而不入」的關係,導致我們進入花蓮市都要躲躲藏藏,深怕被李爸爸看見,這次因為繞遠路的關係,害家家和李大象跟丟了車,在花蓮市迷失了方向,而且,有點誇張的是我們整車的人都在聽阿賢講古,聽他過去在花中的風流韻事,壓根沒發現後面的車子沒跟上,要不是李阿賢突然驚覺,我們已經忘了你們的存在了呢~(罪魁禍首都是李阿賢啦!)

     抵達花蓮已是正午時分,在雯雯學姊推薦下,我們來到「陳記狀元粥舖」吃午餐,這家粥鋪從裝潢、擺飾到餐點充滿濃濃中國風,門口進去左手邊是點餐區,接著進去才是隔成兩大區間的用餐區,空間規劃就像中國式一進接一進的院落,頗有特色;菜單上除了粥之外,還有港式餐點,不愛吃粥的我,只好選擇港式燒臘飯,因而被李阿賢奚落了一番,哼!沒原則的傢伙,明明也不愛吃粥,卻跟著大家點粥吃,不過,嚐了別人的粥之後,我發現味道還不錯,另外,這裡的普洱茶很香很好喝,一定要記得點一壺來品嚐。

DSC05713.JPG

DSC05709.JPG

DSC05705.JPG

DSC05708.JPG

DSC05718.JPG

    為了儲備隔天泛舟的體力,下午的行程非常悠閒,我們參觀了兩個日式風格的建築:「松園別館」和「慶修院」。

松園別館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建於1942-1943年,為花蓮縣僅存最完整的日據時代軍事建築,在日治時期曾是高級軍官休憩所;日據時代二戰後期,由於視野直對北濱海灘的美崙溪入海口,具天然制高點優勢,可俯瞰花蓮港和太平洋海景,輕易掌控出入於南濱海面船隻及南機場起降航機,形成日軍在花蓮重要軍事指揮中心。
         現在的
松園別館成了當地人休閒遊憩的景點,建築物內部有藝術品展覽,可惜,展出的數量不多,有點敷衍的感覺;不過,站在二樓迎著海風、眺望海景或著漫步在松林草地間,感覺倒是不錯。

DSC05722.JPG

DSC05726.JPG

DSC05727.JPG

DSC05724.JPG

DSC05728.JPG

DSC05729.JPG

DSC05730.JPG

◆慶修院

     西元1917年,日本人為了安定遠渡重洋開墾思念故鄉的日本民心,提供一個讓日本移民安定的力量,一位名為 川端滿二的長者,決定在此籌建屬日本真言宗高野派的「吉野布教所」,即現今的『慶修院』。慶修院在當時除了是日人的精神信仰中心外,還具備了醫療所、 課堂室及喪葬法事服務處等多種功能。

       我對於日式建築風格的認識,一開始來自於小時候看過的日本民間故事,接著是近幾年常收看的日本旅遊節目,寺院中的手水舍、石燈籠、地藏菩薩、日本和尚石像…等勾勒出日式建築的鮮明特色,走進慶修院裡真的有讓人來到日本的錯覺,如果不要一直大聲播放讓人聽不太懂的經文錄音帶,讓整個寺院呈現神聖靜謐的感覺會更好。

DSC05737.JPG

DSC05758.JPG

DSC05748.JPG

DSC05744.JPG

DSC05752.JPG

DSC05755.JPG

DSC05746.JPG DSC05741.JPG

DSC05750.JPG

      一路上孟孟學姊一直嚷嚷著要參加原住民豐年祭,沒想到在前往旅社的路上,真的讓我們碰上了一場豐年祭活動,真是「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功夫」,我們立刻把車停在路旁,前往湊熱鬧。廣場上的原住民穿著傳統服飾正在進行趣味競賽,周圍是搭著帳棚的休息區,感覺很像學校的校慶運動會,休息區的規劃非常有趣,不是按照區域而是依照「年次」來劃分,場上進行活動的是一群中年男子,年輕人和老人則坐在休息區看戲。在參觀過程中,我看到一個穿著傳統服飾的五歲小女孩從身旁走過,馬上趨前搭訕,請她跟我合照,小女孩的個性外向大方,大家圍著他拍照,她一點都不怕生,我問什麼答什麼,真的好可愛喔~

DSC05764.JPG

DSC05769.JPG

DSC05767.JPG

DSC05772.JPG

DSC05774.JPG

DSC05776.JPG

DSC05781.JPG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arbara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