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.08.13是值得紀念的一天,三年的研究所課程就在這一天劃上句點,三年來的點點滴滴是一部由痛苦和辛苦交織而成的血淚史。

     因為不想一起床就來往奔波買早餐,每天的早餐都是前一天準備好的麵包,三年下來我在麥〤佳麵包店投資了不少錢,整張臉也越來越像麵包了。

     每位教授都想在短期內充實我們的學識,因此費心挑選教科書,只有一本書的話,肯定是又大又厚,快要跟我的枕頭一樣高了;看到輕薄短小的教科書也不用高興得太早,因為那門課絕對不會只有一本指定閱讀,總之每門課的課本不是比多就是比厚的,害我每天都要扛著一堆東西去上課,肩膀因此厚實了不少,改天要是沒頭路,我搞不好可以去工地挑磚頭。

     坐在第一排,每節課與教授四目相交,即使想流個眼油都要假裝低頭找東西,藉此閃躲教授犀利的目光,三年下來我扮演著認真聽課的角色,實在很累,不知情的人還頻頻誇讚我很用功,如果可以睡覺誰願意醒著勒?其實,我很想爭取演出打瞌睡的角色。

     只要緊張壓力大就會引發一連串生理症狀的我,三年來仰賴補品跟藥物撐了過來:眼睛痠痛的時候,眼藥水來兩滴,疲勞立刻得到抒解;消化不良胃脹氣的時候,一匙張〤周強胃散,半個小時見效,吃過都說讚;拉肚子的時候,日本正宗百草丸來個15小粒,肚子裡的萬馬奔騰馬上鎮靜下來;頭疼欲裂的時候,止痛錠一顆吞下去,讓人一夜好眠到天亮;精神不濟的時候,蜆錠早晚吃一顆,勉強可以撐到晚上12點。

     三年來的酸甜苦辣劃上了句點,在離開的時候,心中難掩失落,不過,課程結束意味著另一個苦難的開始,失落的情緒很快就會被強大的壓力給蓋過,我想我沒有時間難過太久....

DSC05655.jpg  


barbara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