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「人種分析質譜儀」這種科技設備,我第一個想放進去化驗的人是陳女士,因為我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是坐著時光機來到現代的北京原人,還是搭著太空船回到地球的阿凡達?在她的身上何以有一堆陳舊古板又異於常人的想法和舉動勒?

     印度的種姓制度以「血統」作為劃分階級的依據,而葉家地位竄升的指標之一竟然是「單身與否」,最近,葉小妹接受陳女士的安排認識了新朋友,因此備受禮遇。因為隔一天要赴約,陳女士交代她早點休息,衣服可以放著不用洗,而我卻曾經因為沒有順便洗葉大哥的衣服而被念;因為天氣很冷,陳女士提醒她可以把電暖器搬到房間去,在這之前電暖器可都是我在使用;因為要出門遊玩,陳女士答應她可以隨便從我的衣櫥裡挑衣服穿,我完全不記得陳女士是何時取得我個人衣物的主導權。雖然陳女士得意忘形的亂許承諾,但是葉小妹並沒有照著做,依舊自己洗衣服、依舊把電暖器讓我用,沒有經過允許不會任意取用我的衣物,葉小妹雖然神經很粗卻非常識實務,她深知寧可得罪陳女士也不可以激怒葉姊姊的道理。

barbara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