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秀姑巒溪死裡逃生之後,對於人生我有了新的體悟,那就是做人要認命,於是,這幾天我很認命的跑圖書館備課兼啃文獻,認真的程度比我當初準備教甄的時候還要拼。到圖書館K書的人出乎意外的多,從小學生到社會人士都有,小學生被家長帶來吹冷氣,國高中生則分成兩種:一種是同學集體來鬼混,坐在同一桌,不時的東張西望,不知道在幹什麼;而另一種是小情侶約會,兩個人緊靠在一起,眉來眼去,我想他們應該是用眼神在討論功課吧~扣除高中以下的閒雜人等,真的來唸書的人大概只有一半。其實,外面的天氣炎熱,動輒汗流浹背,坐在圖書館裡吹冷氣似乎是不錯的選擇,如果這時候手中拿的不是論文而是漫畫、雜誌,這樣的人生就太美好了~~

      關於體適能的文獻非常多,讓人無從下手,所以,我決定踩著前人的屍體前進,先把相關論文的第二章全部看完,然後從中吸取經驗和找尋靈感。之前常聽人家說論文抄襲的情形很普遍,因為我閱讀的論文篇數太少,因此體會不深,這幾天研讀了五本相關論文之後,我深深體會碩士論文一大抄的奧義。始祖寫出第一本論文之後,馬上就成為後人的範本,有的人直接把始祖的幾大段文獻探討內容照抄過去,敘述和順序都沒改,靠!算你狠啦!有的人則是把始祖的文獻探討加以濃縮精簡,也不需要補充新的文獻,哇~這樣也行?如果這樣寫一寫都過了,那我辛苦的蒐集文獻,還買了六七本書,豈不是很心酸?但是仔細想想又奈何勒?叫我這樣照抄,我實在是做不出來,我的老闆也不會允許我這樣搞,唉~只好回到那句老話,做人要認命啦.....

barbara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