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將升上碩三前,就有不少前輩以自身寫論文的痛苦過程來嚇唬我,其中以蔡孟孟的「鬼剃頭」說法最恐怖,我真的有被嚇到,因為依我的頭形和臉形來看,頭髮稀疏的話,看起來會很恐怖!!哇~我不要鬼剃頭啦!!為了替壓力找到宣洩出口,我決定開闢「地獄週記」專區,不定時分享我碩三到寫論文的心路歷程,以後才有東西可以拿來嚇唬學弟妹們....

     研究所三年的課程循序漸進的教導我們做學問的態度和方法,在課表安排上更是逐年變本加厲的考驗我們的體力,每天早上迎著朝陽出門上課,傍晚時分伴著夕陽走回宿舍,從早到晚連續9節課的煎熬,對年屆而立之年的我來說,實在是種折磨啊~去年的B群已經不夠力了,今年靠著「蠔蜆鋅錠」和「薄荷棒」的加持,我順利熬過了第一週。「屋漏偏逢連夜雨,課多最怕調補課」,下週我們即將面對連續兩天,每天12節課的全新挑戰,如果說連續9節課是一種「折磨」,那麼連續12節課只能用「凌遲」來形容了吧!躲起來睡總是要還的,這一定是上天對我每天睡兩節午覺的懲罰。

barbara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